军训期间闲着无聊时,决定读一些“杂书”,其中有一本叫《你的灯亮着么?》的小册子,刚读完不久,趁着今晚休息的时间作以记录。

1)动手解决问题前,好好想想问题的来源。
2)如何从各个角度看待问题,找到其真正所在。
3)为什么不要把人们的解决方法误以为是问题的定义,更不要把某个问题的解决方法误认为是问题的定义,特别是整个解决方法是你自己所使用的。
4)永远不要肯定你已经有了一个正确的定义,即使是在问题好像已经解决之后。
5)每一种解决方法都会带来新的问题。
6)问题最难处理的部分恰恰是去意识到它们的存在。
7)在理解问题前,至少要做好准别接受三种可能的出错情况。
8)或许还可以改变问题的表述来获得不同的解决方法。
9)当你沉迷于寻找问题的定义和解决方法时,不要忘记随时都回头看看,看看自己是不是已经迷路了…。
10)当别人能很好的解决自己的问题时,千万不要越俎代庖。
11)如果某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,但是他们并不会遇到这一问题时,那么你首先要做的就是让他们也感受一下问题。
12)不管看上去如何,人们很少知道他们要什么,直到你给了他们所需要东西。13)甚至,事实上,并没有多少人真的希望他们的问题被解决。

以上摘自书中序言。

解决问题前,我们自然要先明确问题,比如问题的对象,问题的内容等等,虽然问题本身并不会有一个通俗简单的定义。但是书中的一种说法确实让人耳目一新—-“问题就是你所期望的东西和你体验的东西之间的差别”。对问题的定义是非常重要的―――同样是具有风险的,很多人在问题的定义中徘徊,因为他们不愿承担定义失误的风险。

作为一个问题的解决者,为了定义一个问题(当然,它并不唯一),我们可以利用经典的分治算法把一个问题变为一系列的问题。为了实现这一转变,我们需要去回答另外一些问题—比如“谁有问题”“问题的本质是什么”“问题是谁引起的”等等。

当我们做出了一个比较适合的定义后,我们就可以着手去解决它。由于“问题就是你所期望的东西和你体验的东西之间的差别”,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—-要么改变期望,要么改变体验

要改变体验,有很多种方法,书中举例说“很多人觉得等待电梯的时间太久”―――“那么我们的期望的就是更加快速有效的乘坐电梯,体验则是漫长的等待”,而解决方法是―――“在等待电梯的拐角放上一面镜子”――――“对着镜子整理衣着减少了人们体验到的时间”。

你从例子中体验到了什么?我悟到的是“体验!=(不等于)现实”,我们可以在不对现实做出任何改变的同时,用某种手段改变人们的体验。

但是在解决这一问题后是什么呢?—-新的问题—有人在镜子上乱涂乱画!我们的问题解决者不得不继续想办法去解决它。

如果你想找到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法,试试“让情况变得更糟”。基于这个原则,问题解决者把在镜子上涂画变成了一种娱乐的活动—效果是一样的,人们不会觉得电梯来得太慢了—他们甚至觉得来得太快了,不是么?

在结束这一章时,书中继续了那个很有趣的电梯的故事—“在他们讨论解决问题时,曾经用说笑的口气提出过偷取隔壁大楼电梯使用时间的方法,但是被否决了。后来问题解决者发现隔壁大楼是一座百货商场,而且商场最近生意还不怎么样—他们巴不得有人去偷取他们的电梯时间呢!”文中的结论是“对那些没有幽默感的人,帮他们解决问题简直就是自寻烦恼”(因为他对这个说笑口气提出的解决方案给予了严肃的批评),我觉得,这告诉我们,很多方案,我们并不能只从印象和表面去判断他是否可行—-因为那并不可靠。

然后是一个新的故事—-在这里不对那个故事进行复述了,我觉得这个故事中最重要的结论是“不要把他们的解决方法误认为是问题的定义”即是说,我们要自己去了解问题,而不要从别人那里—尤其是他们的解决方案那里得到问题的答案。很多时候我们试图从别人那里去得到问题的定义,但是那永远是局部的,这和我们在做题做不出时,会去重读题目一样—最原始的资料,虽然最难以使用,但却又是最为有效的。

另外一个结论是:如果你太轻易地解决了他们的问题,他们永远都不会相信你真的解决了他们的问题。

人总是过于自信的,这使他们不愿承认自己错误的估计了一个问题的难度。这使得我们有时为了解决一个问题,会浪费比解决问题更多的时间去说服哪些人—–为了避免这一点,我们必须在适当的时候承认自己的愚昧和无知。当然,倒过来想,绝大多数问题可以是简单的,只是我们用错了方法,走错了方向。仅此而已。

在下一个故事中,再次强调了以下的事实:

每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都会到来新的问题。我们永远都不能消灭问题。问题、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新的问题编织成一条无穷无尽的锁链。在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,要找出至少三个可能出现的新问题,否则说明我们对于当前问题的理解还不够透彻。

另外:问题最难以处理的部分恰恰是去意识到它们的存在。如果我们能够意识到问题的存在,那么很多问题是很容易解决的。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交通限速与交通事故的关系。当能源危机使美国限速减低到55英里时,交通事故大量减少。但是在这以前呢?我们常把原因归因与酒后驾车等问题,根本没有人意识到他们习以为常的交通限速根本就不合理!这是因为我们思维中的惯性的存在。因此,换一个身份进行思考,(孩子,外国人等等)也许你会对问题有一个全新的解读。因为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其实并不合理,或者说并不完美。

这也就代入了“问题的表述”的问题,不同的问题表述可以给我们不同的解决方案,同样会带来不同的新的问题。

 只要我们记得对自己提问:“我们要怎样改变问题的表述才能获得不同的解决方法?”也许我们就能得到不同表述与答案。

一个简单的例子是一个简单的圆。我们可以问“这个物体是什么?”,也可以问“这个常见的物体什么?”“这个不常见的物体是什么?”你的答案一定会大不一样吧。

这里我又想到了一个加鸡蛋的故事:“您要加鸡蛋么?”“您要加一个还是两个鸡蛋?”这样提问的两家商店可以有着完全不同的营业额。

提问的内容与方法确实可以制约到人的思维,进而控制了我们的答案。

这其实是一种文字游戏。

有时我们可以利用它,有时我们却要减少文字引起的不确定性,因此,一旦你用文字来表述一个问题,请仔细推敲这些文字以使这种表述在每个人的头脑中都是一个意思。

    另外,由于问题中存在的种种陷阱:当你在寻找问题定义的道路上疲倦地游荡时,不要忘记随时都回头看看,看看你是不是已经迷路了。

又是新的故事。

如果一些人产生了问题,你最好不要随便的插干涉它—“当别人能够很好地解决自己问题的时候,千万不要越俎代庖。”因为外力的入侵或许会使问题产生一些我们事先没有想到的变化—-比如引入新的变量,改变问题的性质等等。

如果这是他们的麻烦,就让它成为他们的麻烦吧。

    但是当你无法解决你所解决的问题而需要寻求帮助时,你也许会发现有人可以轻易的解决它。你要如何寻找帮助呢?威逼和利诱都不是最好的选择—-你只需要让他也感受到这一问题的存在。(当然,这不是永远有效的,因为也许那个人根本就不在乎,或者他会认为你是在给他捣乱!)

如果你用尽方法都行不通的话,为什么不试试指责你自己呢?人们倾向于在别人身上寻找问题,确不会降低自己的期望。还记得我们对问题的定义么“问题其实就是你期望的东西和你体验的东西之间的差别”除了改变体验外,降低期望同样是一种方法—-虽然你并不喜欢。但是事实是,很多问题的根源在你自己身上。

不得不提的是书中最经典的一个例子:在一个隧道的入口处有一个照牌“警告:前有隧道请打开车头灯”,那么隧道的出口呢?“请关灯?”如果是晚上呢?也许我们可以用非常麻烦的语法分析各种情况写出一个完美的招牌,但是谁会去读它?最简单的方法是“如果这是他的问题,把问题留给他好了”—简单的在牌子上写上“你的灯亮这么?”—我们没有必要为所有人解决一个对每个人都很简单,组合起来确又非常复杂的问题,不是么?

最后,书中讨论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“我们真的想解决问题么?”虽然很奇怪,但是这种情况确实经常出现。也许你只是在享受问题解决过程的乐趣,也许你解决问题是为了否定它,谁知道呢?

最后的最后,是书中的最后说明的一句话:

   “首先,对自己要真诚。”

   “This above all, to thine own self be true。”

    在解决和定义一个问题前:“道德是最为重要的”

    虽然文章已经结束了,我还是想把书中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及解决与大家分享,这来自书的序篇。

序篇

问题:没有人会阅读序言

解决方法:把序言称为第一章

解决方法带来的新问题:第一章是单调沉闷的

再次解决:把第一章扔了,再把第二章称为第一章